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 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阎行刺马超

第二百二十七章 阎行刺马超

“呵呵,瞅你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马腾心中冷笑道。

此时,马腾看着韩遂的那张菊花老脸,那是越看越烦,越看越别扭。马腾心想,我这个是亲生的,你那个再厉害,他也不是亲生的不是。

韩遂要是知道马腾心中说想,一定会回怼道,我这个不是亲生的,你那个就一定是的咋的,这种事情说给他娘的就能肯定。

两个老家伙在暗地里交锋,两个年轻的则是在明面上交锋。此时,战场之上两人的打斗依旧在继续。

不得不说,战场上这两人的打斗还真是过瘾,看的周围的人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当......”

又是一声枪矛交错的声音,马超使枪将阎行的长矛挑开。阎行收矛做在马上,他单臂持矛,蓄势待发,积蓄着力量。片刻之后,阎行找到了马超的一个破阵,手中的长矛往前一挺,直直的朝着马超刺了过去。

两人打了这么久,马超也打的有些烦躁了。所以,马超这个破绽其实是故意卖给阎行的,果不其然阎行中了马超的计了。

马超先是用手中的虎口湛金枪朝着阎行的长矛缠了上去,两人一矛一枪较着劲,待到阎行这矛上的力气被卸的差不多的时候。马超猛然将阎行这杆长矛往咯吱窝里这么一夹,然后做势便要往后面拽。

马超用咯吱窝夹着阎行的长矛,想要将阎行的兵器给他夺回来。阎行心想,打了这么多年仗了,什么招式也都见过了,这用咯吱窝夺兵器的招式,还真他娘的头一会见。

阎行不能将兵器让马超夺走啊,若是兵器让马超夺走了,那这还打个什么劲。所以阎行拿着长矛这头,想要将长矛抽出来。

咱前面说了,阎行的武功讲究的是一个快字,这要论起力气,他是不如马超的。所以,阎行拽了半天,也没有拽动。

阎行心想,我一只手拽不动,我两只手试试吧。于是乎,阎行两只手都抓着矛柄,使劲的就往后面拽。这阎行用了两只手,马超用一只手,这慢慢的阎行就慢慢的拉动了这长矛。

马超一看这不行啊,这长矛眼瞅着要被阎行给夺回去了。想到这里,马超将手中的虎头湛金枪往马鞍桥上一挂,他也用两只手拽了起来。

要说马超这小子也是倔,这会功夫你直接用手中的虎头湛金枪刺阎行,他手中没有兵器,你这一刺他,那阎行要不就得松手躲避,他一松手这长矛你不就给他夺过来了吗?

你一枪刺过去,他要不就松手,要是不松手,这一枪刺过去,也够他阎行受的,这样你不就赢了吗?

奈何啊,马超这小子就是倔驴脾气。阎行现在拽长矛的另一头,马超就非的拽这头不行。原本是一场打斗,现在竟然将这两人演变成了拔河了。

两人一人拽着长矛的一头,马超的力气确实是比阎行大不错,但是呢,阎行拽着的那头是把手,他那头是专门用手持的地方,比较好用力。而马超拽着的这头,他是矛头,矛头这边光滑,他不好用力。

也正是这诸多因素之下,两人竟然是不分上下。就如同拔河一般,一会往你这边拽过来一点,一会又往我这边拽过来一点。

“小子,你撒开?”阎行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了,怒冲冲的瞪着马超喝道。

“怎么,你不行了?”

“爷爷的力气还大着呢?想要爷爷松开可以,你认输吧。”马超毫不客气的回怼道。

“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今个你能不能夺走我这杆矛。”阎行冷喝道。

这男人,是肯定不能说自己不行的,所以马超一说自个不行了,阎行反而还就和他较上劲了。

此刻,战场上,阎行和马超两人,就如同角力的公牛。这杆长矛就好似他们纠缠在一起的牛角,谁也不愿放松一丝一毫。

“少王爷加油。”

“少王爷加油。”

“上王爷加油。”

两人这一僵持,周围围观看热闹的士兵们纷纷喊了起来,在为马超加油打气。不得不说,这主场优势,对士气上却是是有着很大的提升的。

马超拽着的这头他忒光滑了,两人僵持了这么久,马超手上一出汗,他就更光滑了。马超感觉手上开始打滑了,在僵持下去,只怕这矛要被阎行夺回去。

陡然间,马超这眼珠子一转,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马超心想,行啊,既然我夺不来你这杆长矛,那么我给你撅了。

阎行的这杆长矛和马超的虎头湛金枪不同,马超的枪他是纯铁的,但是阎行的这杆长矛他是铁枪头,木柄的。他这矛杆是木质的,十分具有韧性和弹性。

“啊!”

“给我断。”马超将这矛柄夹在咯吱窝里,往上使劲的这么一用力,只听的“咯嚓”一声,打矛头这边被马超折断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看到自个将阎行的矛给折断了,马超心中一乐,马超心想,得了,老子给你的长矛折断了,我倒要看一看,这下你怎么给我打。

在这个时候,这兵器那简直就是武将的第二生命。剑客不是说吗,剑在人在,剑断人亡。在阎行看来,这兵器断了,简直是比老婆让别人给睡了还让人生气。

要知道,这杆长矛阎行可是用了很久了,他那个老婆才用了没几天。阎行对于自己的这杆长矛的感情,可是比对自己老婆的感情还深。原本这矛杆已经被阎行盘的油管发亮了,现在好了,看那被马超折断的岔口来看。即便是找工匠修复了,那以后也是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了。

想到这里,阎行心中的那个气啊。气的他是七窍生烟,仗着这一口怒气,阎行拿着手中的断矛朝着马超刺了过去。

“马超,我他娘的捅死你。”

阎行双目通红,手中的断矛朝着马超刺了过去,这第一矛没有刺中,第二矛,第三矛紧接着刺了过来。

原本马超以为自个将阎行的武器给折断了,这一仗就算自己赢了。他是万万没有想到,阎行居然急了,手持这半截断矛就朝着他刺了过来。这接连几矛刺了马超一个措手不及,马超躲了前面几矛之后,想要从马鞍桥上取下虎头湛金枪还击,正好被阎行一矛刺在了手臂上。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