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 第四百六十七章:过从甚密

第四百六十七章:过从甚密

他闭了闭眼,心中因刚才对方老屈膝的姿态,感到耻辱。

很快太子府的六位死士,悄无声息潜出太子府,分成两批,一批前往董府,一批前往柳若芙外祖父家。

·

梁王登门,不论董清平心中有多那么的不痛快,还是让人将梁王请进了府中。

梁王进门之后,让董清平屏退左右,竟然对着董清平跪了下来,吓得董清平跟着一起跪下直叩首,头都不敢抬。

“董大人,我是真心爱慕葶珍的!”梁王一开口便哽咽不已,险些哭出声来,他将之前对董葶珍的说词又同董清平讲了一遍,讲的极为可怜,仿佛没有董葶珍便活不下去。

董清平大约猜到……皇帝恐怕因为二弟董清岳的缘故,不允梁王娶董葶珍,梁王这才上门来求。

董清平揣着明白装糊涂:“梁王殿下,今日陛下召微臣入宫,微臣已经转告陛下,请梁王殿下请媒人上门提亲,只要不提小女贴身饰物便是!不知……梁王殿下为何又上门说了这番话?”

梁王唇瓣嗫喏,皇帝不同意这样的话……梁王对董清平说不出口。

若是皇帝不同意,一个臣子强行将女儿嫁给梁王,这不是和皇帝做对吗?哪个臣子敢如此做?

“殿下您先起来!”董清平膝行上前,将梁王府起来之后道,“梁王殿下,您看时辰已经不早了,您先回府歇息,殿下倾慕小女是小女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微臣又怎么会不同意这样的缘分?殿下尽管遣媒人上门,陈太傅那边微臣明日便让拙荆登门致歉,婉拒亲事,殿下放心!”

“董大人,不瞒董大人,父皇……父皇就是没有同意,我这才没有办法登门的!”梁王说着眼眶就红了。

董清平脸上笑意微微一僵,又问:“这是为何啊?今日微臣进宫……陛下不就是为了同微臣说这件事?可是其中有什么误会,陛下是怎么同梁王殿下说的?”

“父皇想为我为求陈太傅家的孙女儿为正妃,可是……我只想要葶珍一人!我的正妃只能是葶珍啊董大人!我愿意向董大人立誓,此生只娶葶珍一人,绝不纳妾!”梁王郑重道。

“您看殿下,微臣只是一个小小的鸿胪寺卿,哪有胆子忤逆陛下啊?”董清平一脸难为道。

梁王还想说什么,董清平忙又道:“殿下要知道的……臣绝对是十分愿意将女儿许配给梁王殿下的,可最重要的还是需要陛下同意,毕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正理!殿下不如去求求陛下!”

梁王欲言又止,湿红的眼睛看向董清平。

董清平更难为了,只得小心翼翼道:“殿下总不至于让微臣亲自去求陛下吧?这要是让陈太傅知道,微臣以后还有何颜面去见陈太傅啊!”

梁王眉头紧皱,他今日来主要是为了拉拢董清平,让董葶珍和董清平知道他娶董葶珍的心有多坚定,只要董清平不将董葶珍许配给旁人,他便还有机会。

至于陈太傅的孙女,陈太傅也算是朝廷重臣,且门生众多。

倘若最后实在不得已,娶了陈太傅的孙女儿,梁王也有办法让董葶珍自愿入梁王府为妾。

梁王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愣了片刻,又对董清平长揖到地:“董大人放心,为了葶珍,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明日一早我便入宫娶跪求父皇!且关于葶珍送我贴身平安锁之事,我也不会对外说一个字!想来父皇随后会让高公公将葶珍平安锁还于董大人!”

董清平松了一口气,道谢后将梁王送到门口。

看着梁王上了马车,董清平转身回府一张脸就垮了下来,还是要尽快将董葶珍的亲事定下来才是。

宋氏知道梁王到府上,早早就到了,在正厅后面躲着,梁王一走宋氏便从正厅屏风后出来道:“夫君,既然皇帝不同意这门亲事,咱们得尽快将葶珍的亲事定下来才是,那陈太傅家的陈钊鹿着实不错!”

“陈家之所以想要定下葶珍,是因为以为我们董家家教好,加上此次白府蒙难,婉君不离白家,将白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突逢大难却没有被压弯脊梁!否则……陈家钊鹿这样好的儿郎,会说咱们葶珍?”董清平头脑极为清楚,“梁王若是心有不甘,将手握葶珍贴身配饰的事情,传扬出去,陈家不但不会要葶珍,还会质疑咱们董家的家教和品格!而且……你看看葶珍那个样子,就算这事没有传扬出去,她铁了心跟梁王,和陈家的亲事,怕也不会成!”

宋氏心头发闷,眼泪眼看着就要下来,有气无力扶着座椅扶手坐下:“我怎么……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孽障!”

“明日,你亲自去找谭老夫人,就说……葶珍贴身饰物被贴身丫头海棠给偷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到了梁王手中,葶珍知道此事后气愤又惧怕一病不起,恐怕暂时不能同陈家议亲了!”

宋氏紧紧攥着帕子点头:“夫君放心!”

·

白卿言敢让白锦稚给太子府传话,就知道方老哪个不省油的灯。

明日她便要和白锦稚回朔阳,正准备想个法子彻底按死梁王娶董葶珍的可能性,没想到太子府和梁王府就先后有动静报来。

白卿言立在清辉院皎皎月色之下,垂眸静思。

梁王去董府的目的并不难猜,皇帝没有如梁王所愿赐婚,梁王定然是去舅舅面前哭求表真心,也是为了做给葶珍那个傻丫头看。

太子府先前派出去传梁王手握董葶珍贴身佩饰之人,已经被卢平带去的人全部解决干净。

至于太子府后来又派出的六人,三人前往南都郡主柳若芙的外祖家,三人前往董府方向蹲守……

风过,清辉院西墙的参天之树沙沙作响,她手心一紧抬眸,心中顿时清明。

皇帝此人子嗣又多疑,他的儿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他都可以包容,唯一……不能容忍的便是他的儿子与手握兵权的重臣过从甚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