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 魔鬼沙盒 > 第五十四章 安排

第五十四章 安排

梅斯彻底消失了,直到第二天的傍晚,小姐姐依然没有现身,留给恩佐和海伦的,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和迷一样的行踪。

“姐姐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不想听哥哥的睡前故事,那可真是太无聊了”,海伦吵闹着。

秦烨觉得自己就要无计可施了,他既担心梅斯的去向和安全,又担心没办法搞定小海伦。

就在辗转纠结的时候,18街的尽头突然传来了杂乱的躁动声,随着声音的加强,地板也在跟随着声音的节奏,轻微得颤动着,那是马车由远而近,穿过街道时的动静。

流离波动的灯光照射进屋子,明暗变换的光影在眼眸中快速得切换,伴随着躁动和振颤的离去,马车缓缓得停在了咖啡店的门外,沉厚,清晰,孔武有力的脚步声响起,冯劳家的房门发出了咚咚的敲击声。

谁?

小海伦的吵闹戛然而止,瞪起了惊奇万分的眼睛,翘着嘴角欢呼道:”梅斯,是姐姐”。

“等等,海伦”,秦烨没能抓住飞奔着去开门的海伦,只能仍由她拽开了房门,让一幅高大,魁梧的身躯出现在门外。

很显然,来者不是冯劳?梅斯。

昏暗的灯光让他五的官无法迅速得具象,模糊混沌的轮廓让人感到莫名的疏离,带来的是陌生和未知所产生的恐惧。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文学app,【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海伦的兴奋被瞬间抽走,她转身跑向恩佐,倒在他的怀里,狐疑得看着那团黑暗中的人影,缓慢而稳健得走进屋子。

“恩佐,海伦,我要带你们去斯威夫特阿姨家,这可是梅斯交给我的任务”。

伦比克?辛格,红谷镇警察局的霍尔人探长。

“辛格叔叔”,海伦重新兴奋了起来,离开恩佐,跑了过去。

辛格探长抱起海伦,沧桑的脸上展开了笑容。

“探长先生,梅斯失踪啦”,海伦迫不及待得叫道。

“奥,我可爱的小海伦,梅斯姐姐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她让我把你们送到斯威夫特阿姨家,也许到了那里,梅斯姐姐就会给海伦写信了”。

海伦眨巴着两只小眼睛,”现在吗?”。

辛格点头,”是的,马车已经等在外面了”。

海伦犹豫了一会儿,立马一扫阴霾,重新变得活奔乱跳起来,能去斯威夫特阿姨家,可比找到短暂离开的梅斯让人兴奋多了。

“恩佐,我们走吧,梅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她让我把你们带去马威斯尔镇,短假结束后,她就会把你们接回来的”。

辛格的说辞明显是在哄孩子。

“姐姐去了那里?去办什么事情了?”,秦烨问道。

这种严肃,直接的质问倒是让老探长愣住了,他没想到恩佐会如此直截了当,一阵见血得质问他,这和他熟悉的那个老实,腼腆,不善言辞的高中生,有些不太一样。

“亲爱的恩佐,梅斯一定是被制鞋的公事缠住了,一时无法脱身,才委托我来照顾你们的”。

“制鞋厂吗?我记得鞋厂的土地已经被卖给贝莱公爵了,有些日子没有开工了”。

辛格一惊,恩佐这家伙,简直像是变了个人,”也许,梅斯是被其他什么事缠住了”。

“其他什么事情,我想,姐姐应该向探长先生交待清楚了吧”。

“恩佐,要听姐姐的话,快点打点行李,去斯威夫特阿姨家,我们没有时间了”,辛格粗暴的终止了恩佐发问的权利,以家长式的威严喝令道。

好吧,秦烨不想再中二发作,自作聪明得硬碰硬,从恩佐的角度讲,刚才的发问都是多余的。

秦烨返回房间,将铁管火药枪,几枚铁管弹,还有霍尔之刃,攀登弓锁和静默深盒一股脑得塞进背囊,又帮助海伦准备齐了行李,跟着等候在一楼的辛格,钻进了马车。

安妮维尔太太接过恩佐和海伦的行李,把他俩让进了车厢,她是辛格探长家的保姆,这个慈眉善目,笑容盈满的老妇人,给这个匆忙,慌张,诡异而又颠沛流离的夜晚增添了宝贵的安全感,让海伦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先生,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他们送到斯威夫特家的”。

辛格点了点头,他对安妮维尔信赖有加,把恩佐和海伦交给她,还真是个让人放心的决定。

车夫挥动马鞭,两匹赤克矮马喘如病牛,缓慢而沉重的迈开脚步,沿着18街凹凸不平的石板路缓缓向前。

辛格探长的轮廓在煤油路灯的映照下模糊,混沌,渐行渐远,但那双深邃眼眸中的目光依然犀利如刀,穿透夜晚的黑暗,一直目送着马车的离去。

两盏大号的马灯挂在车厢的最前方,用两片聚焦在一起的灯光照亮了前路。

红谷镇与斯拉普沼泽之间的道路平坦而宽阔,一条笔直的土路直通沼泽,两侧是恺撒山岭的突出部,尽是幽暗茂盛的丛林。

这里非常利于马车行驶,老车夫挥扬起马鞭,赤克矮马发出嘶叫,老旧的铁皮轮胎剧烈得撞击着地面,车厢颤动,速度快得吓人。

马车飞速前行,击破夜幕的浓雾,卷起嗖嗖的风声鹤唳,将木制车厢之间的结构折磨的吱呀作响。

海伦倒在安妮维尔太太的怀里已经睡了过去,老妇人也耷拉着脑袋,与妹妹依偎在一起,一幅昏昏欲睡的模样。

秦烨不打算跟着他们去什么马威斯尔镇的斯威夫特阿姨家,只要穿过这条土路,就能抵达斯拉普沼泽,哪里有一条通向外部的道路,是连接红谷镇和萨克龙郡的唯一的途径。

在泥泞,潮湿,充斥着烂泥坑的湿地草原中前行是艰难的任务。

马车的速度一定会再次降低,缓慢前进,那时的海伦和安妮维尔太太一定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趁着老车夫不注意,脱离他们,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

“安德鲁,比卢克那家伙很不可靠,也许我们应该慎重行事”。

安德鲁的眉头紧锁,维尔说的一点没错,比卢克那家伙在西都黑市的名声并不算好,奸诈,狡猾,毫无诚信可言,只有赤克金币才是他唯一的信仰。

“我们别无选择,至少那家伙还是霍尔人,难道这里的赤克商人更值得信任吗?”。

“也许,我们应该去问问罗伯特医生,他能给我们一些建议”。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