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抖着唇的时候,眼里委屈的泪水就不断的落了下来,一把跌回椅子里,双手拍着腿嚷嚷哭。

“哎哟,我的天哟,我的儿子竟然是这样孝顺父母的……”

“你住口。”

赵大柱冲到赵老太太的面前,气得浑身颤抖,赵老太太哭得天花乱坠的,以为儿子一定会认输,正得意着,结果看到赵大柱转身冲出去了。

苏璃转身进了厢房继续照顾她们母子,外面的事情,蝶娘听得很清楚,但是她却也无能为力。

“恩人,我要怎么样才能把孩子养大?”

“靠你自己,你有一双手,可以干活,可以种菜,可以种田,可以捕鱼,可以做衣裳。”

只要她敢踏出去那一步,而不是唯唯诺诺,一定就可以的。

苏璃刚才仔细看过,这屋子里的很多东西,都做工精细,非常的秀美,一看就是蝶娘的手法,她的针线活也是十分好的。

只要她愿意,就一定可以活下去。

蝶娘的眼睛亮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双手,眉眼底终于闪过一丝的坚定。

外面吵嚷起来。

苏璃出去的时候,看到赵大柱领着几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苏璃记得他们,是村长。

赵老太太一见到村长就要哭起来,村长瞪了她一眼,转身落座看着赵大柱。

“村长,还请您和左右邻居做个见证,今日起,我赵大柱,要带着妻子和孩子出去单过。”

赵老太太顿时整个人都懵了,得意了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儿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且。

上下乡亲都知道赵大柱是出了名的孝子,为了让母亲高兴,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就连自己怀孕的妻子他都可以把人家推出去淋一个时辰的雨。

就因为蝶娘走路的时候,生了风,刮到赵老太太了。

这事奇葩的程度,整个村子都传遍了。

赵老太太嚎啕大哭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村长和村民们看着指着她戳了起来。

“早该单过了,也就你愚孝,竟然那样对蝶娘,蝶娘真是可怜啊,嫁给你算是倒了血霉喽。”

“蝶娘的娘为了这事,郁郁寡欢,就这么过世了,她爹也病着。”

“赵老太也不知道凭的什么底气,竟然这样嚣张,别人的母亲生怕儿子和媳妇不幸福,她倒好,天天折磨媳妇,就连怀孕,她都要媳妇天不亮就起来给她做饭,下冰水,淋雨,洗衣服这些就更不用说了。”

“我听过更离谱的,就因为蝶娘喝了一口冰水,她说蝶娘把水缸里的水喝光了,罚蝶娘大着肚子去担水,那孩子好几次都差点出事了呢。”

……

赵大柱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突然间。

厢房里传出压抑隐忍的哭声,一声接着一声,最后压抑不住了,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村民们听着这声音,一个个越发的愤怒,看向赵老太的时候,指着她吼。

“我说,就应该把这个老太婆送官,告她虐待媳妇和孙子,让她进去坐几个月才行。”

“我同意,她不好好对待自己的家人不说,也不友爱邻居,这样的人,应该赶出村子。”

……

赵老太没想到自己会被整个村子的人怒骂,而且情绪越来越激动,一时间又惊又怕,但她强势惯了,是不认输的个性,于是站起来挺着胸脯,刚要开口,赵大柱冲上前和村长施礼。

“村长,我要分家,我们要是再住在一起,我真的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

“我不同意,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混帐,你想抛弃母亲,大家快看啊,赵大柱他要为了那个女人抛弃养育他的母亲。”

“你算哪门子母亲!”

赵大柱怒吼起来的时候,一拳击在了赵老太身边的桌子上,吓得赵老太猛的怔住了。

“你算哪门子母亲?从小到大,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你都紧着你自己,好吃懒做,你把父亲折腾死,现在又来折腾我们,我早就受够了。”

“村长,往后我每个月只出粮食,出点钱,她能自己动就必须自己动,不能动了,我就送饭,送终,其它的,我一概不管,这是她自找的。”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我同意!”

村长见他这样说,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点头同意。

赵老太哭得歇斯底里,拼命的反抗,可是村长和赵大柱根本没用多久就把书约写了出来,然后大家按手印签名字。

赵老太不签,赵大柱拽着她的手就按了上去,赵老太看着那张书约,气得搬起凳子就砸到了赵大柱的头上。

鲜血迸出来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呆了。

赵大柱是故意站着不动的,一来他不相信母亲会这么狠心,二来如果他被打了,他也想让大家一起作个见证。

赵老太跌坐进椅子里哭得跟什么一样,但是却也改变不了什么。

她渐渐的知道自己可能是真的失势了,于是拉着儿子的手。

“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大柱,你不能离开娘,娘没有你活不下去。”

“我说了,我会给你送终的。”

赵大柱甩开赵老太太的手,转身进了门,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正静静的躺着,蝶娘眼神清冷的看在他的身上时,赵大柱嚅动着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到底是对不住蝶娘的。

明知道母亲一直都在欺负蝶娘,一直都在伤害蝶娘,可他为了让母亲高兴,一直在忍着。

从小。

赵老太太就教他要如何孝顺她,如何听她的话,如何让她高兴……

“娘子,对不起,往后咱们出去单过,我一定会让你们娘俩好好的。”

“再说吧。”

蝶娘神情冷淡,以前一直都以丈夫为大,婆婆为天,到头来收获的是差点一尸两命。

以后。

她会以自己为天,儿子为大,让她们自己过得好就行。

“好,我会补偿你们的,你放心,我母亲再怎么闹我都不会再理。”

蝶娘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个人的心开始发生变化,就会发现原来事情一直都是有转机的。

……

随后。

村民们自发的上前帮忙,把赵大柱和他的妻子、儿子一起转移到了另一栋破旧的小屋子。(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