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手机版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 > 384、第 384 章

384、第 384 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推荐: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超武女婿灵武帝尊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才小毒妃山村名医赘婿当道花豹突击队都市之最强狂兵我家后门通洪荒

虽然外表没有红肿跟变形, 但是这只手在进行动作的时候明显是有些僵硬的,而且米亚敏锐的注意到了他的小指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

“你被人伤了手?”她皱起了眉头。

因为要控制很多精密的动作,手部的神经很多,所以受伤了之后也格外的难以愈合。侦探先生可别被人弄伤了神经, 那可就不好办了。

这么想着, 她放下了手里面的面, 坐到了他的旁边, 握住了他的手观察起来, 一边观察还一边捏。

米亚发誓,她这次是真的没有任何调戏大侦探的意思, 纯粹就是医生本能发作, 尤其还是她特别擅长的骨科,加上她跟福尔摩斯先生之间的关系很不错, 所以很认真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对方的情况。

但被检查的人不这么认为。

歇洛克被握住了手之后整个人都僵硬掉了,特别是邻居小姐不但握住了他的手,还摸来摸去, 捏来捏去,掰来掰去......而且她不只是捏手指头,现在还开始往上捏了啊!

“是伤到了骨头了吗?”华生也凑了过来, 询问道。

他虽然是医生,还是个外科医生,可是对于骨头方面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帮人截肢不算。

“没有, 应该是被重物撞击伤害,而且手臂用力过度, 造成了一些影响。”米亚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侦探先生的手指跟手腕,得出了一个结论。

“不用担心,修养几天就好了, 但是这几天要注意不要提拉重物,也不要让手指沾水之后吹风.......”她还是嘱咐了一下侦探先生这方面的问题。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歇洛克变成了这样她不知道,但是作为一个医生的良心忠告,伦敦的阴雨天气对于受伤的手十分不友好,还是仔细点儿保养,要不然年老的时候有这位先生的罪受。

此外除了手的问题之外,福尔摩斯先生的手臂还出现了肌肉拉伤的情况,现在这种环境里面,除了好好修养不动弹之外就真是没有什么好的方法了。

老实说,她还真是挺奇怪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一个平时练习拳击跟击剑的运动系男人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既然福尔摩斯先生不说,她也不会去打听这些可能是秘密的事情。

“待会儿我拿一些药物给你,让华生医生帮你揉一下手指跟手臂上面的肌肉,这会让你好的快一点儿。”米亚放下了歇洛克的手说。

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至于按摩什么的,不是她故意支使华生,而是她觉得就算是她想要亲自动手帮助这位大侦探,对方恐怕也不会同意。要不然她那力道一下去,在酸爽的同时绝对能够让侦探先生恢复的更快一点儿。

所以她很果断的放开了侦探先生的手,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继续一脸自然的吃自己没吃完的面条。

只留下了浑身僵硬的歇洛克坐在哪来,连用叉子叉肉的没受伤的手都有点儿不听使唤了。

华生奇怪的看了自己的室友一眼,再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正在吃面条的邻居小姐,恍然大悟,想笑。

“咳咳——”不过考虑到他的室友大概可能也许是个害羞的男人,他还是强行压下了自己的笑意,干咳了几声,也学着米亚的样子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继续吃面。

美食当前,先解决了再说别的事情吧!

只有赫德森太太,这位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的房东太太则是从头到尾都一脸淡定的坐在那里吃东西,完全没有把眼前的事情当回事。想当年,她也是这么调戏自己的丈夫的,更大的尺度都做过呢,眼前的两个年轻人的动作对她来说真是小意思了。

总而言之,这是一顿愉快的晚餐,不管是房东还是房客都吃的一本满足,除了某个房客中间有过一段不太自然的表情,心情略微纠结之外,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了。

倒是之后米亚拿下来的一瓶用于按摩的药油之后,歇洛克感觉自己的鼻子受到了伤害。

“这又不是用来放松精神的按摩精油,怎么可能带着让人愉快的味道?”米亚对大侦探突如其来的矫情很是不理解,这家伙怎么一下子就变的这么......奇怪了?

“大概是想要你亲自动手给他按摩吧?”在浴室里面洗手的华生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小声嘀咕着。

肯定是受了伤之后特别脆弱,想要一个安慰呗。

不过他这话没在外面的那两个人面前说出来——华生担心室友对他发射死亡凝视。

倒是邻居小姐是个好脾气的人,可是就是因为对方是个好脾气的人,所以他也不好意思这么调侃这位善心的小姐。

奥格尔曼小姐是一个多么好的姑娘啊,会做好吃的,还有着极高的艺术素养。虽然身上不少的谜团,可是这不正适合福尔摩斯这种喜欢解谜的人吗?

这么想着,华生擦干净了手,走出了浴室,准备帮助歇洛克按摩。

不过刚出门又吓了一跳,福尔摩斯跟邻居小姐好像抱在了一起?

这真的是个误会,米亚只是拿着尺子在给侦探先生量身体的尺寸而已。

要是这位先生当初早点儿进行这项工作的话,他跑出去的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面她毛衣毛裤都织完了!

退后两步的华生默默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视野中的邻居小姐已经把皮尺绕上了他室友的手臂。

还好,还好。

华生摸了摸自己狂跳的胸口,呼了一口气,随即龇牙咧嘴,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要尴尬也是这两个人尴尬,他尴尬个什么劲儿啊?果然是被福尔摩斯的奇怪思维给传染了!

愉快的甩锅之后,华生总算是放心的走到了两个人旁边,还好奇的问了一句,“这是在量什么尺寸?”

难道邻居小姐还是个优秀的裁缝,想要为福尔摩斯做一件衣服?

“我搞了一些毛线,正好可以给大家织几件衣服。”米亚已经量到了歇洛克的后背。

“艾米丽,艾米丽,过来帮助量一下华生医生的尺寸!”她冲着楼下喊了一声。

织毛衣毛裤这种大工程,她一个人怎么可能完成啊?

正好现在已经快要到夏天了,时间够长,大家可以用空闲的时间慢慢来,到了下个冬天的时候,整个221b的人就全都能穿上暖和的毛衣了~

有些事情不太敏感,但有些事情敏感过头的华生:“.......”

虽然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有问题不对劲儿,但是你这么区别待遇真的很明显啊。

“先生,手臂抬起来。”手脚灵活的艾米丽很快就跑到了二楼,开始给华生量起来了尺寸。

行吧,满头黑线的华生无语的抬起了手臂,人跟人不能比,只要邻居小姐在做美食的时候想着他一点,这点小小的区别待遇他还是乐意接受的。

嗯,他没有看见自己的室友在洗完澡之后上了三楼!

今天的误会属实是有点儿多了,侦探先生跑到三楼完全不是华生以为的理由,人家是有正事要说好吗?

“我想我也许搞清楚了兰斯·奥兰特的身份。”坐下之后,歇洛克放出了一个大雷。

“是什么?”米亚好奇的问,顺手递给他一杯牛奶。

“我认为跟法国政府有关,或者说跟现在的法国王室有关。”歇洛克喝了一口牛奶之后,下意识的擦拭了一下嘴角说。

看的米亚想笑。

她其实不是什么时候都想要捉弄这位侦探先生的。

不过对方说的事情确实让她有点儿惊讶,跟法国王室有关,那不就是路易十八?这人搞这种东西做什么?难道写点儿拿破仑的不好就能在实质上否定自己面对他时的怯懦了吗?

“这次的委托涉及到了法国王室的一位贵族,我在办理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事情,有些事并不是外界的人能够知道的。”歇洛克看着米亚平静的脸,想起来了自己在法国查到的那些事情。

他觉得他现在大概能够把握到一点儿邻居小姐的行为方式了,她在重要的事情上面,或者准确点儿的说,在面对他的时候确实是没有说谎。

因为这次的委托涉及到了法国王室,所以他在调查中不免会接触到一些人跟事,并不是那么难的,侦探先生发现了法国的一些贵族对于玛格丽特·戈蒂埃小姐跟约瑟芬皇后长得相似这件事情讳莫如深,他们似乎完全不愿意说起半点儿这件发生在拿破仑·波拿巴身上的风流韵事。

这实在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对这件事情讳莫如深的人全都是男性,那些贵族夫人们反倒是对这件事情发表了各种各样的意见,更不用说整个故事在法国的流传度简直高的惊人,所有的平民百姓都知道皇帝陛下曾经有过一个长相酷似约瑟芬皇后的情人,而后来,许诺过要娶她的皇帝陛下背叛了自己的誓言,为了自己的地位稳固,娶了另外一个女人,一个能够给他带来血统跟支持的女人。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在文学当中,拿破仑不但抛弃了深爱自己的情人,还又一次的为了政治因素跟自己的第二任皇后离婚,让这个同样深爱他的妻子痛苦不堪,每天都以泪洗面。

总而言之,皇帝陛下在文学里面已经成为了一个只能靠着女人来发家固权的伪君子跟懦弱的小白脸——天知道他都四十多了,还曾经常年在战场上进行征战,小白脸个屁啊!

但又不是所有的人民都了解这点,在《乱世惊情》系列大红大紫的情况下,很多人真的以为皇帝确实是这么一个人。

那为什么法国的贵族中有喜欢用这件事情当谈资的,有对这件事情讳莫如深的?这些人可是有名的死忠保皇党!

经过了仔细的调查之后,歇洛克发现了背后的真相,在一年多以前,一位曾经十分被追捧的交际花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位美人的名字就叫做玛格丽特·戈蒂埃。

邻居小姐说的没错,她以前确实是个交际花。歇洛克思考之后,发现对方实在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对于过去的身份上面没有说谎,可是在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却闭口不谈,还有那些不该出现在一个普通人身上的技能,这都让她身上充满了谜团。

而且这位小姐在成为玛格丽特·戈蒂埃之前到底是谁已经完全不可考证,那位培养了她的伊莎贝拉夫人只告诉了他那姑娘有个名字叫做玛丽,所以她给了她玛格丽特这个名字,姓氏则是用了她祖母的姓。

所以你看,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假身份,没有人知道她过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接受过什么样的教育,成为伊莎贝拉夫人的手下目的到底是什么。所有的一切都从玛格丽特·戈蒂埃的身份开始,而在她被卖掉之后,这个身份也随之消逝,曾经人生只能受人摆布的小可怜摇身一变,成为了现在英国的一个寡妇。

还是一个有钱的寡妇。

歇洛克翻了个白眼,邻居小姐这一通操作简直堪比俄罗斯套娃,真的是一个身份套一个身份,到目前为止,他已经确切的知道了她有三重套娃。而考虑到这位小姐之前在逃离法国的时候肯定不会用自己本来的身份,那么就是四重,再想想她现在在英国的身份也是买来的,她本身也不可能直接使用那个从法国逃离时候的身份,那么就是五重......

歇洛克捏了捏鼻梁,不想再去考虑这位小姐到底给自己套了多少个壳子,因为他觉得这不是一个适合认真思考的问题,容易头秃!

他算是看明白了,他的这位邻居小姐简直就是一个套娃爱好者,完全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对方的套娃行为,鬼才知道她到底套了多少层,他现在都觉得以前的判断太过于草率了,搞不好这是一个十多层的套娃!

算了,真是越想越头疼,侦探先生决定不再去探究邻居小姐的身份问题,总觉得这就是一个死循环的大坑,跳下去的没底的那种。

“参考兰斯·奥兰特不同的笔迹跟完全没有出现过的行踪,我想这个名字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所谓的兰斯·奥兰特也只是最后为整个故事进行整合校正的那个人,或许连这个名字都是不存在的,只是一个代号而已。”说到这里,歇洛克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米亚。

有了这么一个热衷于套娃的人在眼前,他真的很难不把兰斯·奥兰特这个身份往假的方面去想。而且这确实是很有道理不是吗?

“你最近没有在法国,所以不知道拿破仑·波拿巴在法国的名声变得多么糟糕。”他讽刺的笑了笑说。

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一年都不到,法国的人民已经忘记了这是一个统治了法国十多年的皇帝,还是一个靠着打仗起家的皇帝,他怎么可能是一个完全靠妻子背后的势力而吃软饭的小白脸?

更不用说要是约瑟芬背后真的有足够的势力的话,拿破仑当初也不会跟她离婚,娶了奥地利皇帝的女儿,这种说法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然而法国的民众相信这种笑话,《乱世惊情》在法国实在是太流行了,流行到不但有文学,还有戏剧在上演,到处都是这个故事的影子,人民简直对故事里面的玛格丽特·戈蒂埃如痴如狂,疯狂的为了这个年轻貌美又痴情的姑娘着迷,她的悲惨命运几乎得到了所有的人的同情。

而与之相反的则是拿破仑那跌落到了谷底的声望,他被塑造成为了一个为了地位跟权力不择手段,连深爱自己的女人最后一滴骨髓都要榨干净的男人。

“那又怎么样呢?当初拿破仑逃离厄尔巴岛的时候,报纸上叫他科西嘉的怪物,等到他进入巴黎的时候,这些人又称他为皇帝陛下。如果真的有一天他能够重新将凡尔赛变成自己的宫殿的话,那么他依然会得到法国人民的欢呼跟花环。”米亚面色平静的说。

史书是胜利者书写的,失败者没有资格写下自己的辉煌。

拿破仑如果在第二次统治法国失败之后被流放的话,恐怕现在民间连一丝他的传闻都没有,人们不会去关注失败者是如何生活的,他能够得到的也只不过是在几个曾经受过他的好处的人口中偶尔的一句被提起而已。可是现在他依然是皇帝陛下,即使是换了个地方继续统治,他还是有足够的权力能够对法国现任的统治者产生威胁。

路易十八跟拿破仑,双方之间除非是有一方死去,或者是失败,这场战争才会结束。

而拿破仑,这位曾经的皇帝陛下要是真的有一天重新反攻了法国成功的话,那么就像是她说的,法国人民会重新宣称自己是这位伟大的皇帝陛下的子民,他们热爱这位皇帝,而不是在暗地里面唾弃他是个小白脸。

看,权力跟政治就是这么反复无常,永远都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有些事情却早已可以预料。

“说的很有道理,不管一部文学写的有多么深入人心,在真实的人物面前都将黯然失色。”歇洛克点头赞同。

文学写的再让人唾骂拿破仑也没用,别说是法国人民是著名的世界奇葩了,干出来的事情总是让人目瞪口呆,就算是法国人不奇葩,难道一本文学就能停止拿破仑从来没有熄灭的野心吗?

不可能的,除非他死亡!

目前为止,这个可能性看起来还遥遥无期,因为皇帝陛下自从去了北美之后,身体就一天比一天好,原本待在厄尔巴岛上面憋出来的那些毛病几乎全都消失不见,除了发际线逐渐升高之外没有别的缺点了。

“就是可惜了这个优秀的写作水平,过于浪费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歇洛克轻笑了一声。

这样优秀的叙事风格用在一个如此狗血的文学上面,真的是挺没有必要的,他倒是觉得原本的作者应该去写间谍文学,看这轻易勾起读者好奇心跟紧张心理的水平,换个题材的话,想必也会大红大紫的。

“我倒是并不觉得可惜,能够给普通民众的生活增加一点儿乐趣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米亚耸耸肩说。

狗血文学畅销当然有他们的理由,又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看严肃文学的。再说了,能把狗血文学给写的畅销才是真本事,真当这种文学写好了很容易吗?一不小心就是会让人浑身寒毛直竖的。

能把狗血文学给写的深入人心,还自然无比,让读者为其中的人物牵动内心,这样的人就应该造福大众!

歇洛克对此无话可说,邻居小姐真的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她是一个聪慧之极的姑娘,现任的那些议员们都没有她聪明。如果对方是一个男人的话,他觉得下一任的首相已经不用选择了,不管是政治眼光还是行事手段跟智慧她统统都不缺少,是一个少见的魅力型人士。

可是有些时候他又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位女士的某些爱好,比如说喜欢看狗血文学这种东西,邻居小姐常常跟华生还有赫德森太太凑在一起交流他们从那些狗血文学中得到的信息跟感悟,这实在是跟她睿智的形象差的有点远。

显然福尔摩斯先生是一个传统的老派人士,不能够理解看肥皂剧的乐趣。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米亚的欣赏,还欣赏的有点儿过了头。

用迈克罗夫特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欣赏的路途走偏了,“他热衷于追逐智慧,那当智慧跟美貌同时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歇洛克自然就很容易陷入这个陷阱当中了。优秀的女人就像是一本永远都解不完的谜题集,他没办法抗拒来自于对方的吸引。”

大英政府的小职员美滋滋的在自己刚刚创建的俱乐部里面吃着准弟媳送来的美味蛋糕,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他那个愚蠢的弟弟成为奥格尔曼小姐的丈夫。

哦,对了,奥格尔曼小姐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奥格尔曼,但是谁又会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呢?反正这个家族已经没有男丁了,就连女性成员也早就不知道消失在了英国什么地方,完全没有需要在意的地方。

至于221b的奥格尔曼小姐的真实身份也不重要,只要她成为了福尔摩斯夫人,别的人也就不关她的事了。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相关推荐: 末世之活下去仙界之主龙裔重生之带着空间养包子九爷吉祥[网王+死神]小海[综]伯爵夫人三只鸳鸯一对半琥珀年华祖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