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手机版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 剑出北冥 > 第九百零四章 浪停复浪起

第九百零四章 浪停复浪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家后门通洪荒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我的傻白甜老婆天幕红尘最佳女婿赘婿当道天生为王第一赘婿灵武帝尊长生十万年

白梧心受了伤。

当那一抹无比引人注目的殷红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之时,这个事实已被在场的所有修行者确认,一些心理承受力差一些的,更是忍不住要欢呼出声。

一道真正的伤口出现在了白梧心的右臂之上。

那里原本有着龙渊剑刻下的一道剑痕,现在则又添了一道平直的伤口,仿佛一道天堑将细流从中直接斩开,鲜血汩汩流出,覆盖着白梧心晶莹剔透的玉臂,看着格外触目惊心。

虽然受创,白梧心却没有退后,身躯只是晃了一晃,便再度将不曾停歇的沧浪剑阵攻势打散,浑然不在意鲜血的流失。

仙阶强者完全可以吸纳灵力复苏自身,只是所需时间的快慢不同而已,像白梧心这等早已超出寻常仙阶强者范畴的恐怖存在,就算伤口再深重,血流的再多,想要恢复也只是一段时间的事,而且对她来说,身上的伤势沉重,鲜血流失,反而更加能够激起她的战意,就是这种生命都被威胁到的感觉,才当她在战斗之中愈发快意。

“不错的一剑。”

说完这一句话,白梧心一指点出,直接落在尧崇刚刚重聚剑势,再度落下的崇明之上。

仿佛一座大山忽然落下,崇明剑剑身陡然弯曲,原本集天地灵力形成的沧浪奔流之势,竟在一瞬间便被撕扯的一塌糊涂。

剑意破散,化作无数丝丝缕缕,形散,神却未散。

尧崇松开崇明,任由其斜飞而去,于沧浪剑阵之中归位,旋即并指为剑,在身前猛的一划。

仿佛浩瀚大海之中海潮升起,一道无比磅礴的剑气在他指尖流转绽放,朝着白梧心直接斩落。

崇明剑已然离手,他这心中之剑,依旧锋芒毕露!

随着尧崇的这一动作,那原本被打散的散乱剑意迅速化零为整,仿佛百川汇流,尽数汇聚入指尖的剑气之中。

磅礴剑气在这一刻,完完全全的凝聚在了他的指前,仿佛一道细长直线。没有任何存在能够阻拦这道直线的延伸,而拦在它前方的,都会被一剑两断。

这一剑不再借助天地之势,甚至都没有调动一丝一毫的灵力,完完全全是尧崇自己的剑意流露。

白梧心目光微凝,其中似有一抹笑意浮现,同样是并指攻出,迎向那看似磅礴宏大,实则威力全在指尖一线的剑气。

以指对指,以如玉功对沧浪剑。

这是两位仙阶强者动用自己最强大手段的一次真正硬撼,毫无花哨,有的之时他们之间倾尽全力的对拼。

尧崇的识海之中,姬魍咬紧牙关,奋力维持着崇明剑魂的稳定。

她早已与崇明剑魂合而为一,某种程度上说,崇明剑魂早已是她本人,与尧崇人魂相通,更与她这个真正的灵体心意相通,然而就算是这样,此刻她也已几乎要阻挡不住崇明剑魂的崩溃。

崇明剑本身早已被白梧心重创,不得不暂且抛入沧浪剑阵之中,由锋芒已疲的残剑在后方进行温养,尧崇这一剑指扫出,压榨完了崇明剑魂凝聚的所有剑意,而且还要索取更多,就好像一个没了倚仗的富豪突然被抄家灭门,连一

个铜板都无法拥有,纵然是无岸剑峰三名弟子之中磨剑意最为勤勉的尧崇自小磨炼的剑魂,现在苛求它不崩溃,实在有些困难。

姬魍早已承认并且享受着自己身为崇明剑剑灵的身份,此刻她亦是拼尽全力,不惜压榨自己的灵魂力量,也要让崇明剑魂死撑下去,撑的越久越好。

白梧心的强大,早已难以为世人所想象,就算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对尧崇已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以往也从来都将尧崇与白梧心的两次对阵默认为获胜,心道若不是墨清重伤需要保护(白梧心临危突然破阵),早已是尧崇的剑下亡魂,然而此刻就算她心中再犟,也万万无法像以往一样,说的那么果断了。

龙瑶对她而言,早已是一个只能仰望的恐怖存在,就算拥有通天彻地的修为与金刚不坏的肉身,她也不敢再如万鬼窟初见那会,去撩拨这个看上去文静温柔的女人,然而白梧心却是真正的与那女人打到天都几乎要塌陷下来,就算尧崇突然得了失心疯,上去拼尽一切与龙瑶一战,也绝对做不到那种程度。

而她也不得不承认,尧崇本身的实力,距离她认知里的龙瑶还有这一段距离,与白梧心之间的差距也有如鸿沟,若是没有沧浪剑阵的话,第一次相遇之时,他们那两人一鬼,估计就干净利落的交代了。

当时是如此,现在,看起来依然如此。

但尧崇不想输,姬魍也不想输。

龙瑶那个死女人都将话挑明了,相信着尧崇,或者还要加上,不,是一定要加上她——他们能够战胜白无心,要是因为她的原因,尧崇在这边非常丢人的战败了,以后怎么有脸去面对她?

而且,他们也并非必输无疑,至少他们能够给白梧心造成真正的,实质性的损伤。

正当她继续死撑之时,尧崇的声音在识海之中响起。

“沧浪剑阵,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现在?”

姬魍看了一眼崇明剑魂,心中无比惊讶,没有了她的制衡,崇明剑魂一旦奔溃,剑意完全涣散,拿什么继续与白梧心战斗?但尧崇的话语种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仿佛已经胸有成竹,她把心一横,还是迅速脱离了尧崇的识海,回到了崇明剑的内部。

那里实际上才是剑灵的真正港湾,能够令她无时无刻不享受着剑气与剑识的滋养,但她一直都更愿意待在尧崇的识海之中,至少那里她不会感受到孤单,也不会无聊。

回到长期没有归位,已经有些陌生的崇明内部,姬魍根本没有余暇察看四周。

此时的崇明剑已经落在沧浪剑阵的末尾,吸收着因为在以往的战斗之中损伤太重,无力展露锋芒的飞剑们的剑息,先前白梧心的那一道攻势实际上早已被尧崇接下了大半力道,故而崇明剑的损伤也不算太重,至少在其余剑的支援之下,它已经恢复了五六成元气,随时可以再战。

姬魍环顾四周,声音随着灵魂波动落入组成沧浪剑阵的,所有飞剑的剑识之中。

“小……各位大哥大姐,看在尧崇的面子上,请暂且将剑阵的主导权交给我!”

剑阵之中的飞剑们此时

依然在贯彻着尧崇的操控,以“去”之一剑的剑势连绵不断的轰击着白梧心的身体,乍闻姬魍话语,纷纷开始散发剑识询问,只是当尧崇的操控突然断去之后,它们便没有了任何疑问—它们都认同崇明剑在剑阵之中的领导地位,现在这崇明剑灵虽然不怎么靠谱,但既然尧崇相信它,它们就愿意认这个指挥者。

剑阵归心,姬魍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问题。

她对着尧崇喊道:“怎么打!”

上一次她在墨梅山庄操控沧浪剑阵之时,硬生生将一座剑阵搞出了百鬼夜行之势,虽然那些剑没有多说什么,也似乎隐隐对她的指挥不怎么感冒,这一次她可不想再落到那种境地之中。

最关键的是,她确定依照她控制万鬼窟群鬼的打法,别说伤到白梧心了,估计人家都懒得理会。

尧崇的回应很快,也很简单。

“看你的。”

看我的?

我能看什么?

姬魍心中一阵惶急,正打算先试着按照先前沧浪剑阵的打法驱使剑阵,然而正要散发神念之时,她发现了一个事实。

剑阵之中所有的剑,虽然已是暂缓了攻势,剑势却依旧积蓄在那里。

仿佛一个个战阵之中的士兵,早已将整个阵法排列齐整,只待主帅的一声令下。

姬魍心中豁然开朗。

沧浪剑阵的操控已经被尧崇彻底放开,而她只需要顺着这些积蓄好的剑势,将它们发挥到极致便可。

就像在她在万鬼窟那会儿,驾驭各种各样的厉鬼邪魂试图葬杀龙瑶一样,每一只鬼都可以有自己的作用,或吸引注意,或正面强攻,或背后突袭……只要保证目的达成就行。

当年她被龙瑶一顿揍,不得不委曲求全,万鬼窟的阴气也在那日几乎被阳光遮蔽。

白梧心的战力,在她心中也几乎快要等同于龙瑶。

但现在她掌控的,不是那些没有自主意识的鬼魂,而是无岸剑峰引以为傲的沧浪剑阵!

姬魍的神念迅速覆盖整座剑阵,沧浪剑阵再度落下,距离尧崇放开对剑阵的操控,仅仅过了短短一瞬。

相比于之前,姬魍操控下的沧浪剑阵更显散乱,依然有着万鬼窟百鬼游荡的几分味道,但剑势却是毫无凝滞的层层相叠,最终汇聚在剑阵最前的弑天剑与三柄较为完好,锋芒正盛的宝剑之上。

以此四剑汇聚剑阵之威,沧浪剑阵的一切威力,都已经汇聚在了这一次攻击之上。

调动群剑之后,姬魍已是确定,这是最后一次攻击。

剑势层层相叠,却不曾留有半分余力,此次落剑之后,沧浪剑阵将再无法对白梧心造成任何威胁。

她的眼中精光一现,一个声音在她的心中响起,如果不是此刻容不得她有半分分心,她或许便会直接呐喊出声。

尧崇的下一剑还没有出手。

但其必将决定这一场战斗的胜负。

不论是破釜沉舟还是游刃有余,此刻,她都愿随尧崇倾力一战。

要让这个白发女子仔细看好,尧崇的剑道,究竟强大到何种程度!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相关推荐: 乾坤清胤最强魂武者系统海贼天猫永生基因无品大知县都市最强药师重生之万法天帝大唐龙帝末日大世界圣医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