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手机版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 旺门佳媳 > 第四百三一回 得意 抵京

第四百三一回 得意 抵京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推荐: 花豹突击队天才小毒妃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幕红尘长生十万年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灵武帝尊天生为王超武女婿赘婿当道

季善昨晚挂记沈恒,没能睡好,今晚他终于回来了,可算是睡安稳了。

沈恒也睡了一个好觉,翌日五更醒来时,终于觉得精神好了许多,脑子也不像昨儿那样木木的,恢复了清明。

他轻手轻脚的更衣梳洗后,便要出房门去。

床帐却忽然被撩开,露出了季善睡眼惺忪的脸,“你要上值去了吗?等下,我昨晚有几句话忘了给你说,迷迷糊糊想起时,你已经睡着了,只能这会儿与你说了。”

沈恒见她说着,便要坐起来,忙上前把她摁回了被窝里,柔声道:“什么事这么要紧,还弄得善善你这么早就醒了,肯定是心里一直挂着,不是说了让你只管安心将养身体的吗?快睡你的,等我晚上回来再说也是一样。”

季善打了个哈欠,“我都醒了,就索性说了呗。前儿晨曦与我说,太后病重,太医们都束手无策,皇上因此下旨在民间遍寻名医,病重的应当不是太后,而是皇上自己吧?我记得,你之前还说过,皇上应当是心疾方面的病症?”

沈恒听得气笑了,“这个师妹,我可再三与她说过,不要把外面的事告诉你,省得你徒增烦心的,结果她还是没能管住自己的嘴,看我回头怎么说她!”

季善忙道:“你别怪晨曦,是我实在无聊,非缠着她告诉我的,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就是想提醒你,若皇上真是心疾方面的症状,那最是可能猝死的,一旦抢救不及时,或是抢救也没用了,那皇上随时都可能……,所以你见了殿下和妹夫,再郑重提醒一下他们,让他们务必做好准备吧,以免措手不及,失了先机。”

沈恒已皱起了眉头,“这个可能性当然不是没有。可皇上听说瞧着一直都精神状态极佳,并不像是病重的样子,每日的小朝会几乎没断过,也几乎日日都会召见殿下或是文武重臣们,若真问题很大,随时都可能……,不可能一点破绽都瞧不出,殿下也不可能丝毫都瞧不出才是。”

季善正色道:“正是这种人人瞧着都觉得没问题的人,最容易忽然就倒下,一倒下就再起不来了,何况不是早就知道皇上分明是有疾在身的吗?总归你提醒殿下和妹夫务必早做准备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沈恒这回应了,“我知道了,会提醒殿下和妹夫的,殿下和妹夫心里应当也早有数,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道理,他们岂能不知道?好了,善善你睡吧,我得走了,记得千万不许再为这些事劳心了,不然我就告诉娘和岳母,你身体恢复得其实不好,偏又硬撑着不肯说,让她们定要守着你,坐满双月子。”

“呃……”季善没好气的瞪他,“你至于这么狠呢,我也没劳心呀,是实在无聊,才会逼问晨曦,然后多想了一点的,也是希望自己心里有个底,别当个聋子瞎子呀。我现在已经提醒过你了,后面当然就不会再操心了,反正你要是敢这样陷害我,真让我再憋一个月,我就真一个月都让你睡书房,看谁更狠!”

沈恒笑起来,“那我肯定狠不过善善你的,谁让我爱你更多呢?好了,我就是心痛你罢了,你既说了后面不会再操心,我姑且再信你一回。你睡吧,我真走了啊。”

说完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才转身大步出去了。

余下季善等他出去了,又碎碎念了几句,方闭上眼睛,睡起回笼觉来。

等她睡醒起来,正一边吃早饭,一边逗槿哥儿,一身素色衣裳的罗晨曦带着六六七七到了,“善善,我马上要出城去庄子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两个孩子只能送过来,劳你和两位伯母替我照看一下了啊。”

季善忙道:“你出城去干什么,妹夫不是说了,让你只管把两个孩子照看他,安心等着恩师即可,其他事都有他吗?”

罗晨曦蹙眉道:“话虽如此,相公到底只是女婿,如今爹又还没回来,若一个姓罗的都不在,往后让有心人知道了,怕是少不得大做文章;且相公本就忙碌,哪经得起几日、十几日的耽搁呢,还是我去换了他回来吧。就是两个孩子我肯定不能带去,交给其他人又委实不能放心,也只能给你和两位伯母添麻烦了。”

季善等她说完了,才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六六七七能来,我和两个娘高兴且来不及呢,晨曦你只放心忙你的去便是。哎,这些事哪该你做,可你说得也对,一个姓罗的都不在,就怕事后横生枝节。那你带哪些人去呢,好歹多带些人去,总能搭把手,吃穿睡也别委屈了自己,那又不是什么值得人真心敬重悲伤的长辈,我们自己问心无愧即可。”

罗晨曦点点头,“我知道,不会委屈自己的,我都是为的爹,不然我怎么可能管他们?”

又道,“我刚过来得急,只带了奶娘和红绫红绡丁有才家的,费妈妈在后面收拾两个孩子的东西,要晚些时候才到,主要还是她和奶娘们照顾两个孩子,善善你仍安心将养身体便是了。等我忙完了,再好生谢你和两位伯母啊。”

季善嗔道:“以前怎么不知道某人这般见外?我难道不是六六七七的舅母,大家都不是一家人呢?好了,快走你的吧,路上记得眯一会儿,我只看你的脸色,便知道你昨晚肯定没睡好。”

罗晨曦沉着脸道:“可不是没睡好吗,满肚子都是火,能睡好就怪了。干的都是些什么恶心事,我光说都怕脏了自己的嘴,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摊上这样一双所谓的父母!”

季善忙道:“你也别生气了,不过两个不相干的人罢了,为他们气坏自己的身体,岂非太不值当?我和你师兄过几日便会派了人,去城外门一直候着,等恩师一到,便迎了恩师到家修整的,你只放心吧。”

罗晨曦点点头,“那我先走了啊。”

又看了片刻还在熟睡的槿哥儿,才出了季善的房门,折回了花厅里去。

就见六六七七正吃路氏做的米团子,因外面裹了一层红糖,小哥儿两个都吃得花了脸,见了罗晨曦,六六还笑道:“娘只管放心忙您的去,我会照顾好弟弟的。”

又与七七叽叽咕咕的商量,“我们吃完了就看小弟弟去,好不好?今天我们别就让他睡了,让他起来跟我们一起玩儿。”

半点也没有舍不得罗晨曦的样子,更别提有半分大人们的烦恼了,还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呢!

加之程夫人与路氏也在一旁笑道:“大姑奶奶只管忙你的去,我们会照顾好两个孩子的,如今槿哥儿除了吃就是睡,连房门都很少出,我们一天里大多数时间都闲得无聊,就盼着家里能热闹些呢!”

罗晨曦彻底安下心来,谢过程夫人和路氏,便急匆匆的出了沈家,带着随行众人一路出了城去。

另一边,八皇子经孟竞之口,得知了罗老太爷的死讯后,也果然大喜,“大同那么多文官武将,就数他姓罗的最碍本王的眼,只可恨老七那个阴险狡诈的一开始躲在老二背后,装得太好,害本王竟不知道姓罗的是他的人。不然本王岂能让他去大同,还是那般关键的位置,岂能白给自己添这么几年的堵,还抓不到他的把柄,好把他踢得远远儿的!总算如今姓罗的要滚蛋了,真是天助本王也!”

孟竞笑道:“连老天爷都站在殿下这一边,可见殿下注定是天命所归。就是不知道姓罗的几时会进京,又几时会上丁忧的折子?他若不上丁忧折子,那可就更好了。”

八皇子道:“他不会那么蠢,一旦让有心人知道了,参他一本,他这辈子可都完了,丁忧只是三年而已,哪值当冒这个险?就算如今形式紧张,老七也不会让他冒这个险,这就太不符合老七自来假仁假义的作风了!”

孟竞忙笑道:“殿下说的极是,是臣一时想岔了。不过能让姓罗的就这样离开,也已是大喜事了。”

“可不是大喜事么。”八皇子笑道,“他肯定接到消息就要动身,连交割善后都来不及,正好让定北侯看着安排一下。彦长,你果然是本王的福星,将来本王定不会亏待了你的。”

孟竞忙谦虚,“殿下言重了,臣什么都没做,一切都是殿下天命所归。如今就看我们寻的名医,什么时候能抵京了,只要能治好……太后的病,皇上势必龙心大悦,再加上殿下和娘娘本就一骑绝尘的圣眷,东宫成为殿下的囊中之物,指日可待也!”

八皇子让他说得踌躇满志的,“老七那个不自量力的,竟敢跟本王争,还有皇后和定国公府,也是贪心不足,能当母后皇太后还不满足,还想当唯一的太后,唯一的太后娘家,本王自会让他们知道,敢与本王作对会有什么代价!”

孟竞笑道:“将来自有他们后悔莫及的时候。那臣便不打扰殿下,且先告退了。”

“嗯。”八皇子点头,“忙你的去吧……等一下,兰儿这些日子忙着照顾玮哥儿,人都瘦了,你让你夫人得了闲,便多带了孩子去府里走走,陪她说说话儿,也让孩子们亲香亲香。到底是至亲的表姐弟,虽有些于理不合,法理尚不外人情,也算不得什么。”

孟竞立时满脸的惊喜,“多谢殿下体恤,臣回头就让内子带了孩子给侧妃娘娘请安去,臣往后也定会加倍效忠殿下,为殿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的!”

虽心里很不愿意褚氏多与孟姝兰接触,尤其不愿彤彤那么个白纸一样的小人儿跟孟姝兰接触;也知道八皇子未必就是真心愿意他们所谓的‘骨肉至亲’之间多接触,只怕更多还是为了打八皇子妃的脸,继续向八皇子妃和阖府上下的人表达他仍不待见八皇子妃的态度。

但八皇子既发了话,他当然得照做,还得感恩戴德,受宠若惊的照做。

也只能回去后多叮嘱褚氏,让她见孟姝兰时务必打起精神,绝不能露出丝毫的破绽;也务必看好彤彤,别让她小小年纪,便近墨者黑了。

晚间沈恒回来,得知罗晨曦上午已出了城,去了庄子上换赵穆回来,不由皱起了眉头,“庄子上吃不好睡不好的,师妹如何受得住,就算要去换妹夫回来,也该我去才是。”

季善道:“师妹说的也有理,到底只有她才是姓罗的,那些个别有用心的人可不会管她受不受得住,只会以我们都是外姓人来做文章。你也别太担心了,师妹带了不少人去,还说定不会委屈了自己的,你只安心忙你的,再就是安排好人,算好时间迎接恩师便是了。”

沈恒闻言,片刻才道:“我会安排焕生随时准备迎接恩师的,六六七七就只能娘和岳母多费心,好让师妹和妹夫没有后顾之忧了。”

“家里你就别操心了,这么多人呢,还照顾不好两个孩子了?好了,你快去梳洗一下,好抱抱你儿子吧,难得今儿回来得早些,槿哥儿还没睡,不然再过一阵子,他可就不记得你是他爹了。”

“好好好,我马上去,你让奶娘把他抱过来,先别让他睡啊……”

之后几日,都平平静静的,无事发生,只除了赵穆百忙中来看过六六七七一次,还带来了罗晨曦的最新消息,“已经小殓了,灵堂也设好,法事也开始在做了。曦儿也还好,每日都只上午下午各守半个时辰的灵,便无事了,罗老太太病情虽未好转,但也未再加重,想来得一阵子才能好转。”

季善听得罗晨曦还好,也就放心了,至于丧事如何办,罗老太太身体又如何,与她何干?

如此又过几日,焕生带人在阜成门外,迎到了满身风尘仆仆,人也瘦了一圈儿的罗大人,迎到后立时便让人飞奔回了家中报信,自然季善与程夫人路氏都知道了。

季善忙着了人去御史台给沈恒送信,让他再安排人与赵穆说一声去,路氏则忙去厨房里,指挥人准备起热水热饭来,以便罗大人到家就能吃用。

约莫一个时辰后,罗大人顺利抵达了家中。

因季善马上就要出月子了,与罗大人又长时间不见,如今罗大人既到了,自然要当面拜见一番才是,遂裹了披风,戴了帽子,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再让奶娘抱了槿哥儿,到花厅里与程夫人、路氏、六六七七,和接到消息忙忙自飘香赶了回来的沈九林一起等候。

就见罗大人满脸憔悴,衣裳也空荡荡的,显然一路上没少吃苦,好在双眼仍是一如既往的炯炯有神,精神也还好。

季善方心下稍松,忙上前笑着给他行礼,“恩师可算是顺利到家了,路上肯定吃不好也睡不好,吃大苦头了吧?已经给您备下热水了,您梳洗了就可以用膳歇息……”

话没说完,已让罗大人给打断了:“子晟媳妇,你不是正坐月子吗,还行什么礼呢,还不快起来,我难道是外人不成,你才会见面就行礼?是自家人就好,既是自家人,就别来这些虚的。”

季善依言站了起来,笑道:“这不是想着太久没见恩师了,如今虽不方便行大礼,基本的礼数还是不能少了么?”

又吩咐奶娘,“还不快抱了哥儿给老大人行礼,让老大人好生瞧瞧孙子?六六七七,你们不是一直盼着外祖父吗,怎么外祖父终于到了,却不知道叫人了?”

一旁程夫人与沈九林路氏也忙都笑着给罗大人见礼,“盼了您老人家多日了,总算今儿把人给盼到了。”

六六则带了七七,要给罗大人行大礼,“外祖父,爹娘都不在,我和弟弟先代爹娘拜见您。”

罗大人先给程夫人三人还了礼,让三人都别客气拘束,“大家都是自己人,怎么随意怎么来。”

方与季善道:“我先去梳洗了,换件衣裳,再来见孩子们,省得我一身的尘土怪味儿,没的白熏着了三个小家伙儿。六六七七,等外祖父一会儿啊,外祖父待会儿再与你们好生说话儿。”

本还想伸手扶六六七七的,想着自己手上还缠着黑纱,便吩咐杨柳代劳了。

季善不用想也知道此刻罗大人是如何的身心俱疲,忙笑道:“那恩师快去梳洗吧,屋子早已给您收拾好,热水也已经备下了,等您梳洗完,吃点儿东西,相公应该也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再正式拜见您老人家也不迟。”

吩咐焕生服侍了罗大人回房去梳洗。

又问剩下的良生,“恩师带了几个人先赶回来?肯定也都累坏了,着人给他们也送些热水热饭去,让他们吃饱了就赶紧好生睡一觉,回头还有的事要吩咐他们呢。”

良生道:“老大人带了七八个随从,打头的那位大哥我听焕生哥叫他‘川连哥’,瞧着也都累坏了。”

季善点头,“知道了,那钱师爷周师爷他们肯定都留在了后面收拾善后。你去吧。”

待良生应声去了,才征求程夫人和沈九林路氏的意见:“恩师也是那么大年纪的人了,如此连日赶路,还是……奔丧,肯定身心都不舒坦,今晚咱们便不为恩师接风洗尘了,只摆一桌素席,大家吃了,好让恩师早些歇下,怎么样?”

沈九林忙道:“这是自然,不管怎么说也是亲爹,罗大人心里岂能不难受的?我们帮不上忙就算了,总不能再给他添堵,让他心里更不痛快才是。”

路氏也道:“我让刘嫂子给罗大人备的都是素菜。可光是素菜,身体会不会吃不消,鸡蛋能吃不?”

他们乡下人家没了亲长,当然也要守孝,却远没有大户人家守得那么细,那么严,所以有此一问。

要季善说,别说鸡蛋了,什么都能吃,可惜不是她说了能算的,遂只道:“也备些蛋羹、煮鸡蛋什么的,待会儿看恩师怎么说吧。”

大家等了不多一会儿,罗大人便回来了,梳洗一番,换了衣裳后,他看起来精神好了不少。

这才先抱了六六,再抱了七七,最后把槿哥儿抱在了怀里,笑着与季善道:“这孩子长得像子晟,不过眼睛像子晟媳妇你这个当娘的,将来长大了一定人品出众。名字也好,我这些日子想来想去,都没这个‘槿’字好,就给他做大名吧。”

季善笑道:“小名儿便罢了,大名还是恩师来起吧,横竖也不急,您有的是时间慢慢考虑思索。恩师,您肯定饿了吧,要不先摆饭吧,等相公回来,又再摆便是了。”

罗大人却是摆手,“我还不饿,等子晟回来了再摆吧。你们也别担心我会怎么样怎么样,这生老病死,本就是人之常情,既有新生命的诞生,肯定就会有人逝去,我很看得开的。倒是你们夫妇终于添了槿哥儿,可算是否极泰来了,往后定要好生教养他,让他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才是!”

正说着,沈恒回来了。

见了罗大人,少不得一番行礼拜见,一番激动热切。

等师徒两个的久别重逢暂时告一段落了,程夫人与路氏方指挥人摆起饭来。

等吃完饭,沈恒又虚扶着罗大人,师徒两个去了书房说话儿,一直到交二更,沈恒才服侍了罗大人回房歇下。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作者瑾瑜其他书: 谁说离婚不能爱 倾歌天下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情禛玉切指纤柔 溶心擎玉画黛眉
相关推荐: 午夜车间九重华锦撒娇福晋最好命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魔眼小神医小娘子不凡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农门贵女有点冷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我家凶兽超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