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布蒂文学网 > 大唐孽子 > 第944章 连锁反应

第944章 连锁反应

杨氏茶叶大厦的人气越来越旺盛了!

连带着附近的客栈、酒肆,生意都变得好了不少。

这让杨本满非常开心。

因为大厦的名气越大,影响力越大,他的冠名权就越能发挥作用。

不过,负责杨氏茶叶大厦具体运营的王富贵,却是比杨本满要更加开心。

因为这几天,他发现杨氏茶叶大厦里面的商铺,变得更加抢手了。

之前还有几间位置不是特别好的,人家嫌弃价格贵,一直都没有租赁出去。

但是,现在却是全部租出去了。

不仅如此,甚至还出现了同一天时间,好几家人抢着要租的情况。

“二叔,珍宝阁旁边的那几个铺子,今天高价转让出去了,我们要不要批准同意呢?”

王有才作为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第一届学员,如今开始跟在王富贵身边实习了。

“为什么会这么问?正常来说,这些铺子的转让虽然也要经过我们大厦管理处的批准,但是以前不都是走一个程序而已,只要这些人不要乱来,我们都是直接批准的。”

王富贵对自己这个侄子还是非常满意的,年纪轻轻的就办事稳重,头脑灵活,比他要聪明很多,前途也更加广大。

按照王富贵的理解,王有才不应该为了这点小事来请示自己的,除非里面有什么古怪。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这一次的那几间铺子,都是被人收购了之后用来开设怀表专卖店的。加上二楼的那几间铺子,我们杨氏茶叶大厦,在未来一个月将会有超过五家专门售卖怀表的铺面呢,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很显然,这才是王有才过来请示王富贵要不要批准这一次的铺面装让的事情的原因。

对于大厦来说,自然是希望各种各样的铺子能够齐全一些,不要同一类型的搞一堆。

因为现在这个年头,大家还没有意识到集群效应的影响,觉得同样的几家铺子放在一起,是一件非常浪费的事情。

“原本永平怀表是准备放在珍宝阁里面售卖的,不过楚王殿下看到长安城中,一口气就有好几家人去大唐皇家专利局购买了永平怀表的专利使用权,立马就在我们大厦专门腾出来一个铺面,准备用来开设永平怀表的专卖店。

我估计其他商家都想沾点永平怀表的光,所以都集中在了我们大厦里面。却是这也是一件好事,以后大家只要想起要买怀表,就会想到我们杨氏茶叶大厦,到时候的人流,说不定会更加的火爆呢。”

王富贵经常在李宽身边,能够听到一些李宽无意间发表的意见,所以对于几家怀表铺子同时开设在大厦之中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

“城南怀表、哈梅迪怀表、萧氏怀表、范氏怀表、崔氏怀表,还有我们的永平怀表,到时候长安城的怀表,里面就会从供不应求变成供大于求吧。”

王有才觉得眼前的这个局面,似乎有点混乱。

在他看来,这是典型的无序竞争呀。

不过,这个时候,他的话语权还弱的很,只能认真的去执行王富贵的决定。

反正对于杨氏茶叶大厦来说,不管这些怀表铺子之间怎么竞争,该交的租赁费用,那是一文钱都不能少的。

“没有那么简单!你做一个长得跟永平怀表有点像的怀表出来,其实并不是很难。但是你要做一个跟永平怀表一样走的准的,那就非常难了。再说了,其他家贸然进入这个领域,他们不可能做的比永平怀表还要好。

我收到一些风声,说哈梅迪怀表的设计尺寸是永平怀表的两倍,不管他们到时候卖什么价格,都不可坑给永平怀表带来实质性的影响。”

王富贵显然对永平怀表很有信心。

这是走高端路线的怀表,其他刚刚投入到怀表行业的勋贵,哪怕是能够生产出符合要求的产品,到时候的影响力也是不可能比得上永平怀表的。

“既然二叔已经有主意,那我就审核通过了!明天开始,马上就会有匠人去把这些铺子围蔽起来,开始进行装修!”

“批吧!我们这里批准,他们也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合适的铺面,到时候损失更大的额反而会是我们。”

大唐皇家专利局批准转让永平怀表的专利使用权的事情,是王富贵亲自参与了的。

他很清楚李宽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

如今这么多的怀表作坊把专卖店开设在杨氏茶叶大厦,这对于楚王府来说,其实也是好事。

杨氏茶叶大厦定位高端,卖的东西自然也是高端货。

而怀表对于这个年代的人来说,绝对是妥妥的高端货、奢侈品。

……

骆宾王作为《大唐日报》的负责人,这几天也是忙得团团转。

长安城乃至大唐每天都会发生一些大事,如何报道这些大事,都是需要骆宾王把关的,甚至有的时候还需要去请示李宽。

随意一年四季,他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假日的。

“骆社长,昨天谈的广告契约,如果还没有签订的话,我觉得可以再等一等!”

骆宾王真正审核着明天出版的稿子,一名负责广告业务的管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怎么啦?这个契约不是已经安排人专门审核过了,没有问题啊。难道有什么地方没有注意到的?”

骆宾王放下手中的笔,有点疑惑的看着覃春。

这个管事是他担任《大唐日报》负责人之后,亲手提拔的管事,做事非常靠谱,也很善于跟商家打交道,所以骆宾王才让他负责报社的广告业务。

“不,没有问题,这个契约没有任何问题。问题是今天又有两家守丧急啊过来找我们商讨这个月的广告业务,偏偏这几家商家,都是制作怀表的,打的广告也都是怀表的广告。但是按照我们约定成俗的规定,同一家报纸上面,一个月内是不会接受同一类产品的广告的。

虽然这个约定并没有在契约中进行体现,可是如果我们接下了其他几家的广告,到时候难免会让人觉得我们报社只要给钱,什么广告都是可以刊登的,这对我们报社的形象非常的不利。所以我想着是不是重新在几家之中选择一家,大家重新商量一下广告的事情。”

在报纸上面刊登广告,这种做法在长安城里已经非常普遍。

伴随着识字率的提高,长安城中的报纸销量也是逐年增加,广告效果自然也是越来越好。

不过,不同的报纸,广告费用是不一样的。

像是《大唐日报》,销量最高,广告费自然也是最贵。

其他《长安晚报》、《曲江日报》等报纸,广告费也都跟销量有一个联动的关系。

但是,广告费又不是简单的用销量俩衡量。

商家也会观察各家报纸上面打广告的效果,从而在心中权衡利弊。

“都是怀表的广告吗?那天楚王殿下送给永平县主的怀表,我也是远远的看到了一眼。要把座钟的功能缩小到小孩手掌大的怀表之中,难度绝对非同一般。我自己都想买一个,但是根本买不到。怎么突然就这么多怀表商家来我们报社当广告了呢?”

骆宾王虽然每天接触报纸,但是对于各个商家之间的动向,有时候未必知道的那么清楚。

“永平怀表的新闻,当时是在我们报纸上首先报道的,我那那些商家的怀表广告资料跟永平怀表对比了一下,这些怀表不管是大小还是重量、厚度,都跟永平怀表有比较大的差距。其中有一家的怀表甚至就像是一个大盘子一样,虽然比座钟已经小了不少,但是把它塞到怀中的话,估计男人都要变成女人了!”

覃春忍不住开了一个玩笑,实在是那个怀表,一点都不像是怀表呀。

“你要是这么一说,那倒有可能!怀表的尺寸越大,里面的零件生产起来就越简单。如今长安城中有作坊可以生产出永平怀表上面使用的尺寸,那么难度更低的零件,自然会有更多的作坊可以生产。

不过,我们昨天的这个契约,虽然还没有正式签订,可是你已经跟那个胡人商讨好了内容,如果贸然反悔的话,有损我们《大唐日报》的声誉啊。”

“话虽如此,我们要是继续跟那个哈没定签订广告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担心到时候这个哈梅迪怀表卖的比其他怀表差,其他报社的人可能就会在商家之中煽风点火的说在《大唐日报》上面打广告的效果很差,让商人们去他们那里打广告。长远来看,对我们报社的广告收入是不利的。”

覃春作为广告业务的负责人,自然要考虑到报社今后的整体广告收入情况。

这就是他的业绩指标啊。

“你要是有这个担心,那也很简单。你们广告部不是在考虑进一步发展业务,尝试着开始给商家设计广告内容和具体的推广方案吗?你们完全可以拿着个哈梅迪怀表当做一个典型的案例来推进,到时候我们大唐日报广告部成为商人眼中的最佳合作伙伴啊。”

广告业务经过几年的发展,慢慢的已经成为各个商家都难以避免的业务。

不过,到现在为止,长安城中还没有哪家是专门从事广告业务的。

大部分商家都是自己脑袋一拍,想到了什么广告方案之后,就让手下的伙计去找报社或者其他可以展示广告的平台商讨合作。

李宽有一次去大唐日报视察的时候,简单的提过一嘴这个问题,骆宾王立马就记在了心中,让广告部开始着手这方面的事情。

眼下,他觉得同时有好几家商家要推广怀表,如果哈梅迪怀表在《大唐日报》上面打了广告之后,能够成为销量最好的怀表,那么对于报社的广告部来说,绝对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骆掌柜这个提议绝了!实在是太妙了!不过我们还不知道哈梅迪怀表到底比其他家的好还是坏,要不要比对一下之后再选择合作伙伴呢?”

“不用再比对了!既然我们已经跟哈梅迪谈妥了契约,那么他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这个波斯胡商,我之前也见过一次,算是颇有见识的人,要不然波斯那么多海商,怎么就他在长安城混的最好呢。

再说了,不管哈梅迪怀表比其他家好还是坏,经过我们的推广之后,销量都能变成第一,那岂不是更能说明你们广告部的厉害?”

骆宾王显然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畏手畏脚的人。

既然决定要这么搞,那就跟哈梅迪商量一下,进一步完善广告方案。

至于对方会不会同意,这根本不是骆宾王担心的事情。

只要脑子没有进水,哈梅迪就不会反对这件事。

这就像是后世的央视说要跟你商量一下产品的推广方案,准备拿出全部的力量来帮你推广产品,还不需要额外付出什么代价,有哪个商家会不同意?

大家还不得跑过去拼命的叫爸爸?

“好的,那我立马就回去跟广告部的同仁商讨一下推广哈梅迪怀表的广告方案,然后再带着契约去找哈梅迪沟通。”

覃春看到骆宾王这么说了,自然马上就开始去执行。

而骆宾王继续处理了一会工作之后,觉得刚刚那事对《大唐日报》未来的发展来说,似乎还挺重要的。

这几天听说楚王殿下都在家中,要不我去看一看小玉米,顺便请教一下楚王殿下有什么好的建议?

心中生出了这种想法之后,骆宾王立马就坐不住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他就坐上了奔驰四轮马车,朝着楚王府别院而去。

论起创新,骆宾王只服李宽一个人。

而《大唐日报》广告部现在要做的事情,最需要的就是创新。

为了让广告部一炮而红,骆宾王也准备豁出去了。

当然,他自己心中也在准备几种方案,到时候借着请教方案的缘由,让李宽指导新的方向,

免得直接跑过去找李宽,让人感觉工作出了难题,立马就抛给领导一样。

这种职场大忌,要是早年间的骆宾王,肯定是领悟不到的。

现在磨练了几年之后,就不同了!

加入书签